• 文史
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文史

    【原創】一 件 小 事 ——懷念奎山

    發布日期:2020-05-25

    王奎山

    說起來真是傷感,和奎山兄認識得很晚,陰差陽錯直到1996年我的小小說《身后的人》獲得了《小小說選刊》第六屆優秀作品獎,我和奎山才在頒獎活動中相識。

    奎山為人低調內斂而克制,不喜空談,回想起來,我們在一起總是抽煙的時候多些,并不談論什么,但是我們分手之后,倒是交流得更好一些,不定時的打個電話,通個信,通信卻是固定和長期堅持下來的,文人之間的聯絡都是很純粹的,談談文學,各自的手頭活計,一些體會和感悟,覺得很好,心里溫暖熨帖,有股子勁道。男人之間的交往大凡如此。直到通訊越來越發達,網絡極其便捷,大家都不再寫信為止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聯絡方式的多樣和便捷,通信雖不再,但我和奎山兄的感情越來越好,可交流的范圍也越來越大。我在心里很敬佩他,我覺得奎山兄定力足,鎖定目標不放松,是個大家風范。而我對身邊的社會生活過于敏感,會受到一些暗示和影響,去關注一些別的事物,一度寫小小說寫得很少。但奎山兄并不多言,只是在我不多的作品發表出來的時候,他一定比我還重視,看到了馬上就給我打來電話,要談一談,給我很多鼓勵。當我重新全情回歸文學創作的時候,聽得到他在電話里是聲音顯得輕快而明亮。我自有一種不易言說的感動。

    奎山兄潛心文學,交游不廣,這自然是專注文學的正道,但是兄弟情誼所致,我每每覺得他應該出來走走,走得遠一點,放松一下身體和心情,可能更有益于他的創作,所以,幾乎每年都邀約他來東北看看,來哈爾濱玩玩。我告訴他來我接待,一定讓他吃好,住好,玩好。他總是笑著推辭,說以后再說,以后再說。總像是有無盡的重要事讓他不能隨意拔腳。

    有一年我在一本雜志上看到奎山兄的小說《姐姐》。寫了一位河南姐姐,遠嫁到黑龍江邊疆地區。故事寫得十分動人,姐姐為了娘家人能活得好,等于犧牲了自己的青春,遠走他鄉。而且在之后的日子里,又不斷的往娘家寄錢寄物,姐弟情誼也深沉動人。小說結尾寫到弟弟去看姐姐,才發現姐夫已經臥床,而姐姐完全擔負起養家重任,每天都在風雨中奔波勞作。我一時被小說感動而忘了文學和現實的關系,不假思索,抄起電話就給奎山打過去,埋怨他為什么有姐姐在黑龍江而不說給我?我可以去幫助姐姐。為什么奎山兄你到黑龍江來卻不來找我?奎山兄也不急不躁,聽我爆發完了,淡淡地說,炳發,小說嘛,虛構的。這事兒現在寫出來有點像笑話,但在我心中自有一番余味。深想一下,心中頗有感慨,到要細說一下時,又似乎不知從何說起了。想想這些年接待朋友無數,卻再也不會有奎山兄身影了,真是悲從中來,痛定思痛哉!

    君子之交淡如水,深似海,感覺我和奎山兄之間的關系就是這樣的,有一種靜水深流的樣貌,即使奎山兄已經離開五年了,那些最珍貴的記憶非但沒有消失,反而愈久彌堅了。曾經說過的話,嘮過的問題,都歷歷在目。我知道實際上我和奎山兄最投緣的所在就是對文學的熱愛上,路途漫長,一直有奎山兄的身影做引導,這路途雖然艱苦,卻是不孤單的。

    奎山不朽!



    (袁炳發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黑龍江省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,中國小小說名家沙龍副主席,東北小小說沙龍主席,教育部所聘“十一五”重點課題組作家專家。)


    文章來源:大美黑龍江   作者:袁炳發
    分享到: 0
    相關新聞
    聯系我們

    信箱Mail :dmhlj@sohu.com
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 :dmhlj@sohu.com

    關于我們

    黑ICP備15006614號 哈公網安備23010002004434號

  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者證件號 : 黑B2-20160070

    黑新網備 許可證編號:2332015001

    關注我們
    • 最美龍江微信號

    东升彩票
    0.1406s